福建试管婴儿费用-环球捕手获新一轮融资,社交电商的新故事还没说完

今日,美食电商平台环球捕手宣布获得浙大友创投旗下文辰友创基金战略投资,估值接近20亿元。

据了解,浙大友创由浙江大学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联合浙江大学杰出校友发起成立。官方数据显示,环球捕手最新平台注册用户数量超过2000万,日活跃用户超过70万人,2017年销售额突破20亿。

环球捕手先后获得经纬创投、顺为资本、平安创投、真格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2016年10月,完成由广发信德领投,顺为资本、平安创投跟投的A+轮一亿元人民币融资。

“这一轮融资主要会用于完善供应链,选取更多优质优价的商品,给予最核心的优势资源位,进行爆款售卖。”环球捕手CEO李潇告诉36氪。

环球捕手垂直定位于美食和跨境,现有sku超过一万种,以美食为主,在品类上和其他跨境平台形成一定的差异化。20%自营集中在食品和快消品类,剩余采取商家入驻模式。打造爆款带流量是这类平台通行的做法。李潇告诉36氪,以近期热销车厘子为例,“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三次销售,先后在2分钟内售出1500份、7000份和15000份。” 由于零食吸引了大量黏性高的女性用户,环球捕手也开始向美妆护肤、母婴、保健等品类扩展。

引入新一轮投资后,环球捕手将在2018年从线上和线下同时谋求增长。线上通过优秀意见领袖进驻的方式,吸引新增会员,并激发老客活跃度。线下则计划铺设不低于30家G-Coffee门店,首家门店将于2018年4月在杭州开业。

G-Coffee的定位是社交美食线下店,由环球捕手和启德控股旗下的咖啡品牌“尚睿淳”共同运营,实行全时段模式——早上早餐吧,中午和晚上西餐厅、下午茶时间咖啡吧,深夜时间酒吧。G-Coffee项目由公司技术占股和个人股东占股共同完成,公司提供选址、统一装修、产品供应采购及专业服务管理,目前的选址围绕一、二线城市的重要商圈。

“与环球捕手创建的社交分享平台一样,G-Coffee的未来运营核心同样是‘社交’与‘分享’。未来,众多网红及优质会员会出现在G-Coffee,和用户分享美食。”李潇说。

除此之外,2018年环球捕手将和浙江、广东、重庆、黑龙江等地政府展开合作,挑选出真正优质的农产品,推进名为“中国甜·中国田”的农村电商项目,帮助100个县乡销售10亿元农产品。这其中包括环球捕手的自有品牌项目,比如此前推出的延边大米“寒地米”。

2017年是社交电商爆发之年。去中心化、社交元素提供了低成本获取流量的绝佳路径,但分销模式此前也陷入争议。相比鼓励个人卖家通过拉人头整快钱,回归到电商和零售本质,持续优化供应链和品牌能力,会是未来这类平台的新方向。


福建试管婴儿费用-币安停止服务中国用户,或与“被喝茶”有关

2月1日下午,主流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币安”宣布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官网上的“致中国用户”的公告,仅有寥寥一句话:“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币安是目前国内数字资产交易量最大的平台。此前,央行相关监管文件下发后,并没有形成明显的震荡之势,照常运营的交易所和常规起伏的币价,使得等待监管的紧迫感消失了。但币安突然的声明打破了宁静。

不久前,一家同样主打海外市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联合创始人告诉36氪,币安被监管“叫去喝茶了”。可以推测,币安的交易体量、币币交易模式和ICO发行代币等问题都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随后,关于火币将在2月10日停止国内服务的公告截图也开始流传。

除虚拟货币所主动停止提供服务,用户的C2C场外交易也遭遇排查。有国内虚拟货币投资者在社交网络反映,最近遭遇商业银行排查C2C场外交易资金去向。有招行的用户称银行已经开始打电话排查比特币C2C交易了。

在币安的突然之举和各种传闻之下,稍有回暖迹象的数字币价格又开始全线下跌。仅比特币就1个月内,价格下降超56%,身家也从2000亿美元市值回落至1300亿美元市值。

最近一段时间,监管层对数字货币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

1月22日,中国央行下发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告知“根据国家相关管理政策,境内投资者的网络访问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会受到影响,投资者将蒙受损失。”

在屏蔽中国大陆用户的IP地址后,投资者访问海外交易所将变得困难。不有知情人士称,“只限制ip,不限制身份,翻墙也还能进行交易。” 这意味着,此番过后,币安国内的数字币交易完全被限制在墙外了。

币安交于2017年7月14日正式启动,半年多的时间里,以火箭般的速度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2017年12月19日,币安宣布其用户数量超200万,其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数字便跃升至500万。同时据媒体报道,每天有25万新用户不断涌入币安的平台。

2017年9月4日ICO禁令发布,币安也限制国内IP交易,并借此机会把总部转移到了香港。币安近期公开称,“已经整体迁出中国,用户基本来自海外”。

1月23日,何一在接受采访时说到:“币安已经整体迁出中国,用户基本来自海外”。币安自己的数据显示,币安600万注册用户里只有3%的中国用户,此时中国市场用户已无足轻重。

尽管3%的中国市场看起来无足轻重,但币安还是成为了第一家被监管赶到墙外的交易平台。是自愿而为之,还是被监管喝茶后的不得已而为之,我们无从知晓。


福建试管婴儿费用-比特币价格在韩国大幅下跌,“泡菜溢价”彻底消失

据外媒报道,由于各国政府纷纷出台措施监管虚拟货币交易,比特币价格近期持续下跌。尤其是在比特币重镇韩国,其跌幅更为惨重,导致在币圈闻名遐迩的“泡菜溢价”时隔多日再次消失,甚至出现了折价。

目前,比特币价格在韩国已经回落至与海外交易所相同的水平,这是七周以来的首次。在1月初,韩国的比特币价格还较国外高近50%。这种溢价曾经如此顽强和独特,以至于投资者用韩国的著名食物泡菜对其特别命名。

虽然它的消失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来自套利者的压力,但也显示出韩国投资者情绪的急剧恶化。

自韩国监管机构采取限制措施,并表示考虑全面禁止比特币交易后,比特币价格已经从1月的高点下跌逾60%。由于担心过度投机、洗钱、逃税和欺诈,全球监管方近期纷纷出台措施限制虚拟货币狂热,而韩国监管方更是动作频频。

投资证券公司Eugene Investment & Securities的分析师Yeol-mae Kim称,“虚拟货币泡沫在韩国已经破裂。”

据CryptoCompare.com的数据,比特币价格周五在韩国报约870万韩元(约合8080美元)。相比之下,比特币在Bitstamp和GDAX等国外交易所的价格约为8311美元。这些报价均是今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当泡菜溢价在1月份达到峰值时,比特币在韩国的交易价格相当于22525美元,较当时的国际综合价格高出约7500美元。

随着对监管措施的担忧不断升级,这一价差开始不断收窄。套利者也在泡菜溢价的消失中起到一定作用,他们不断在国际市场上购买比特币,然后在韩国以高格出售,尽管韩国的资本管制和反洗钱规定使其难以大规模进行此类交易。

不断减少的交易活动显示出韩国的虚拟货币热潮已经降温。根据CryptoCompare.com的数据,韩国的比特币交易额目前已经较去年12月份的高点下跌约85%。

合理价格20美元?

虽然比特币价格跌至了年内地位,但两位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加密货币目前的价格仍然过高。

他们认为,比特币并非像巴菲特等反对者所说的那样毫无价值,其合理价格应该是20美元左右。

这两位经济学家是伦敦经济学院的理查德·杰克曼(Richard Jackman),以及Toscafund资产管理公司的萨瓦斯·萨弗里(Savvas Savouri)。

他们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称:“我们经常在你们的网页上读到这种观点,即比特币毫无价值,因此在一个合理的市场是没有价格的,这种观点当然是错误的。比特币是作为一种货币形式被开发的,货币当然是有价值的,尽管大多数货币就像比特币一样,除了电子之外没有其他物质。”

这两位经济学家认为,比特币的价值是基于其作为交换工具的需求,“在这一基础上很容易计算出其基本价值。”

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一基本价值就是20美元。他们的逻辑是,比特币的供应量正朝着其著名的固定限额(2000万枚)缓慢增长,现在大约有1500万枚。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被使用,目前每月的交易额约为1亿美元,一年就是12亿美元。如果比特币和普通货币一样,每枚比特币每年大约会被用于交易四次。因此我们是在用6000万次的比特币支付来支撑着12亿美元的交易量,每枚比特币价值20美元。(编译/弘艺)